• 首页
  • 即时
  • 网络直播车
  • 问政
  • 社区
  • 视频
  • 文化
  • 健康
  • 商城
  • 团购
  • 旅游
  • 娱乐
  • 财经
  • 房产
  • 汽车
  • 网络直播车日报
  • 网络直播车晚报
  • 资讯视点文化网络直播车网络直播车非遗访谈美文电子书艺术人文历史影像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新闻>> 文化

    渐渐远去的牛铃声
    时间:2021-08-25来源:尚一网作者:魏青峰编辑:姚璇

        早春时节,周末去乡间踏青,山石巍峨,草木泛绿,柔和的风像春天伸出的纤纤玉手,在你的头发、你的衣襟、你裸露的肌肤上轻轻地抚摸,山涧田埂便溢满了春天浓浓的味道。

        正凝神间,忽然耳畔一阵飘忽的“叮叮当当”的声音,悦耳的铃声还伴着一片纷乱的蹄声,偶尔还夹杂着那熟悉却又陌生的“哞哞”叫声,通往河道的土坡下腾起一阵尘昏。先是一只摇晃着两只弯犄角的牛头,项圈上垂下的铜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慢慢地一头健壮的大黄牛映入眼帘,后面还有七八头大小拥挤的牛。我们急忙闪在路旁,一个穿着雨鞋的老翁挥舞着皮鞭,赶着牛群“叮叮当当”贴身而过。望着渐渐远去的牛群,我的思绪一下子回到童年时期。

        在我只有七八岁的时候,家里的母牛一下子产下了两头小牛崽,远远近近的人都来看稀奇,父亲乐得合不拢嘴,取出压箱底的大前门纸烟挨个给看热闹的人散。可高兴劲没有持续多长时间,新增加的两个小家伙让本就拮据的日子更加紧张。父亲借钱扩充了牛圈,终于挨到了开春,我新增的任务就是每天放学后,赶着一大两小的黄牛到沟里或山坡上放牛。两个初生的小牛犊,看什么都新鲜,到处跑,有一次跑远了,半天都找不着,母牛也没心思吃草,不住地仰头“哞哞”地叫。那次之后,父亲给两个小家伙也戴了颈圈,垂了两个小铜铃。时间长了,我居然可以分辨出每个铃铛的区别,牛撵到沟里,我就在沟口看书或割猪草,母牛一直在沟底活动,两只小家伙哪个在阳坡哪个在泉水边饮水,仔细听铃声就可见分晓。

        等我“叮叮当当”出现在村口,通常天已经黑透了,家里的煤油灯快见底了,留着一点煤油半夜还要给牛添料。老师留的家庭作业几乎没怎么写过,所以被老师打手板、罚站是经常的事。每次看着我哭红的眼睛,父亲叹口气走远了。母亲身体不好,家里没有劳力,父亲打定主意等我十岁就让我辍学回家。就这样,不满十岁的我,到了农忙时节也要下地干活,特别是夏收季节,我忙着割稻甚至不用去学校。终于有一次,班主任张老师和董校长找到了家里,平时一脸慈祥的董校长居然拍了桌子,张老师也诚恳地跟父亲说:“必须让娃念书,娃是块读书的料!”后来,母亲找了邻居福印伯,福印伯家也有三头牛,说是我们两家可以搭一块儿放牛。平时五十多岁的福印伯负责放牛,周五放学和周末就轮到我去放,福印伯打心眼喜欢读书人,有时候周末我去放牛,福印伯也跟着,他让我在沟边的石板上写字或者读书,他去沟里瞅着牛群吃草,庄稼慢慢长高了,特别是两个调皮的小牛犊,一不留神,就窜到人家的庄稼地里。

        有一次我独自放牛,看书入迷了,准备回村才发觉少了一头小牛犊,母牛扯着喉咙“哞哞”地吼着,黑眼睛汪汪的似乎噙满泪水,我也急疯了。天黑尽了,还不见我回家,父母亲和福印伯循着铃声寻找牛群,大家也都分头去找,最后在沟口不远的村子里找到了拴着的小牛犊,小家伙使劲扯着绳子,叮叮当当的声音在静寂的黄昏显得特别刺耳。小家伙又跑去人家的田地,刚抽穗的稻子被踩倒了一大片,福印伯喊来村长一起跟人家协商,人家死活要一百块钱。大家只能先回家,等筹了钱隔天再来,我正在门外啜泣着,却在送客人出门的人群里看到了同学李燕的身影,李燕知道是我家的牛踩坏了庄稼,就求着爷爷:“爷爷,他就是上次给你说的学习最好的同学,他每次都考第一名,我不会的题都请教他……”一脸愠怒的爷爷被缠得没有办法,长叹了一口气甩手进了屋,李燕立即解了木桩上的缰绳塞在我的手里。回家后父亲盯着我看了半天,昏黄的油灯下父亲咧着嘴:“你小子比村长面子大!”末了又跟母亲念叨着:“看来念书还是有用的。”

        此后,父亲坚决不让我背着书包去放牛了。每天放学后,我回家放了书包,偷偷地拿本书别裤腰上,皮鞭在空中甩着圈,赶着牛群“叮叮当当”上了山坡。沟里的草没有山坡上的草繁茂,最关键是沟口距离庄稼地太近了。夏秋季节,我都会把牛群赶到山坡上。晚上回来时,却看到张老师和很多同学挤在院子里。我曾经跟同学们吹嘘“牛跟我的关系可好了!”同学们起哄让我证明给他们看,我转身出了门,“叮叮当当”的铃声紧贴背后,出了村口,我助跑上了一米多的高坎,母牛愣了一下,也跃起前蹄费劲地往上爬,两个牛犊子早就轻巧地上了高坎,围着我转来转去。父亲和张老师站在远处,原来,我参加县里的作文竞赛,得了一等奖,明天一大早要跟着张老师去县城领奖。父亲摩挲着我的头:“我答应老师了,以后不再让你放牛了!”

        从那之后,父亲就把三头牛承包给了福印伯,一年给福印伯两百斤苞谷,我就很少再放牛了。上初中后,父亲响应号召,在地里栽植了果树,可以耕种的地变少了,父亲就卖了一头黄牛和母牛。又过了几年,条件稍好一些,父亲买了手扶拖拉机,最后一头黄牛也卖了,我回家后听母亲说三头牛都没有了,眼泪就巴巴地掉了下来。

        时光飞逝,转眼间已过了三十多年,今年又适逢牛年,让我不由得想起那陪伴我童年的母牛和两头淘气的小牛犊。是他们在保证家里春耕秋种的同时,又给了我童年无尽的欢乐。有时候,睁眼闭眼,青草地、羊肠小道和那三头黄牛的画面宛如放电影一样从眼前闪过,那“叮叮当当”悦耳的铃声,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在回忆的尽头。

    版权声明:尚一网是网络直播车日报传媒集团在互联网上授权发布尚一网、《网络直播车日报》、《网络直播车晚报》新闻的唯一合法媒体,欢迎有互联网新闻发布资质的网站转载,但务必标明出处“尚一网”和作者姓名;网络直播车范围内网站若要转载,必须与本网签订书面协议。如若违反,尚一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能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资讯
    视点
    影像
    网络直播车非遗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合作律师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6-2011 CDYEE.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尚一网 版权所有
    网站地址:湖南省网络直播车市柳叶路网络直播车日报传媒集团 邮编:415000 邮箱: cdyee@vip.163.com
    湘ICP备11010971号-1 互联网备案单位编号:43070000010009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证号:43120008001 许可证
       网络监督:柳叶湖公安局治安大队